《都挺好》:都是偏心惹的祸

作者|张月寒
来源|三联生活周刊

我小时候,长江中下游地区流行一种叫「炸串」的街边美食。我有一次正在那里买的时候,旁边来了一个母亲,带两个孩子。乡下人打扮,走过摊档闻到诱人香味,两个孩子都吵着要吃。她停下来,摸摸口袋,考虑良久,走到摊前。妇人买了两串,一串荤的,一串素的。这种炸串做好,是要放在那种长方形盘子里,摊主用一种小刷子,将特制酱料刷在上面的。乡妇一再叮咛摊主多放。刷完了酱递给她后,她做了我这一辈子都难以忘怀的一个举动。

她将串白菜的酱料,一再蹭到已经蘸满浓郁酱料的里脊串上。等她蹭好放在盘子中时,两个炸串已是厚此薄彼、泾渭分明的两个串了。而且,一串本身就是素菜,另一串是多肉多汁的里脊。妇人毫无悬念地,将串白菜递给了女儿,那串饱含母亲浓郁偏心形成的里脊串,递给了虎头虎脑的儿子。

那一刻,我有一种非常强烈的震荡。那是我第一次目睹这种赤裸裸的、几乎是本能的偏心。我看着那个小女孩,她还那么小,顶多三四岁吧,她还没有意识到这一切。她十分开心地吃着自己的炸白菜,然而,在目睹弟弟大口吃肉的时候,还是露出了一股可怜的馋相。